錦鯉求救

 

   杉林溪的藥花園,是遊客必去之處,我幾乎每年都會去,但是以往來杉林溪,都沒有深入左邊的大花園,只是在暖房裡看看奇花異草而已,今天不知怎的,卻很想到左邊的大花園裡走走。

 

IMG_20150415_140936IMG_20150415_140408

 上圖:藥花園裡的牡丹,每朵都有盤子那麼大,不過要四月花季時才有

 

   左邊的大花園有著美麗的紫藤走廊,大片的綠草皮,還有整排槭樹提供花園鮮豔的色彩,12生肖的石雕也很顯用心。

 4089

 上圖:4月的紫藤走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peng拍攝

4068

 上圖: 魚池旁的槭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弟peng拍攝

 

   我們細細觀賞著,越往裡走,人越少。突然,來到一處從沒來過的大池塘,往池塘裡看,哇!好大一群、數十條錦鯉,摩肩擦踵、探頭浮在水面上,每條都有50-60公分左右大小,又大又肥,有深橙色、銀白色、純白色、黑花相間、還有頭上有一朵花的品種,熱熱鬧鬧,好像在迎接我們一樣。

 

   好開心的凭欄而望,沒幾秒鐘,突然聽到他們一直喊: 

「氧氣不夠了!氧氣不夠了!我們好悶啊!」 

 

   我大吃一驚,因為跟原先心裡設定的:他們是在歡迎我們的想法 不同,所以很錯愕,以為自己聽錯了!更何況,魚也會說-「氧氣」-個詞嗎?實在不能相信所聽到的。

 

   但是他們還是一樣繼續喊: 「氧氣不夠了!氧氣不夠了!我們好難受啊!」

   於是不確定的跟先生Joy說:「他們在說氧氣不夠耶!」 

 

   Joy也不能置信,於是我倆仔細觀察池裡,錦鯉浮在水面、嘴一張一張的,真像缺氧,跑到池左後方看,已經有2條大型錦鯉悶死了,翻了魚肚浮在水面上,缺氧這句話沒聽錯!是真的!

 

   這下子行動力十足的Joy,馬上往池塘更後方跑,觀察情況,發現園方原本有引小溪的水進池塘,這根塑膠水管是懸在半空的,如果 引溪水進來,擊打水面是可以產生更多氧氣的,可是現在這個進水開關被關起來,導致魚群缺氧。

 

   發現這個原因後,也等不及告知園方,Joy小心爬上小山後方,設法打開水流開關,水一擊打水面,沒多久,魚群缺氧的狀態就 舒緩了一些,開始有些錦鯉可以逡巡游在池塘裡了。

 

   我們鬆了一口氣,才有時間仔細看看他們的生活環境。

 

   雖然這池塘範圍也不小,但是可能因為大型魚實在太多了,上百條,所以水看起來很混濁,而且沒有持續的新鮮溪水注入,加上夏天天氣熱,氧氣就不足了。 

 

   魚群持續圍在一個塑膠網子的旁邊,用頭一直頂著預防他們逃逸出去的網子,這行為真奇怪:左邊池塘那邊不是很多空間嗎?怎麼不去那裏游泳卻要擠在這裡呢?  

 

   不禁好奇問問:「你們在幹什麼?」 

   錦鯉:「我們在開會。我們決定要把網子頂開就可以出去了。」

 

   我:「你們想出去嗎?」 

   錦鯉:「是啊!我們生活在這裡好悶、好難受。我們知道我們有同伴是生活在大河裡的,你可以幫忙我們到大河裡嗎?我們想去大河裡生活。」(他們的心靈意象,所謂的大河似乎是指杉林溪下面划船區、還有藥草園區旁穿林步道旁的大河)

IMG_7718

上圖:這是錦鯉們希望在裡面生活的大河,拍攝的時間是前一年 

20121023_12425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上:姐Anita別處拍攝的錦鯉

 

   心裡很難受,為難的對他們說:「我沒辦法這樣做耶,這樣做的話,我會被告。」 

   錦鯉:「什麼是『告』?」

 

   我簡單解釋:「就是我會被處罰。」 

   他們並不很了解,還是求我:「妳可以用水桶把我們舀進去,然後再倒到大河裡就可以了啊!」(有顯出舀魚進水桶裡的動態影片給我了解)

 

   我:「你們是屬於別人的,我沒辦法這樣做,真的很抱歉!」 

   他們沒等我說完,十分憤怒的回應我:「我們不屬於任何人!我們要離開這裡去大河裡生活!」

 

   我眼淚快掉下來了,卻沒有別的辦法。只能觀察一下這裡的地勢---塑膠網圍住的,是一個圓形水溝的排水出口,旁邊,就是一條小溪,落差只有幾公分,只要水滿一些,魚就可能逃逸出去,這也是園方之所以把水開關暫時關起來的原因。 

 

   看這樣子,厚實的塑膠網他們是頂不開的,只能沉吟一下,建議他們:

   「颱風就快來了,假如颱風來的時候,旁邊這條小溪 溪水暴漲,池塘裡的水也升高的時候,你們就可以順著這條小溪 到大河裡去了。但是這條小溪裡都是大大小小的石頭,你們的身軀 那麼肥大,只怕這樣沖下去,身上的鱗片都會受傷…….」 

   (我也傳影像預示圖給他們看)

 

  錦鯉們很生氣喊道:「那妳為什麼要讓我們這樣受傷呢? 為什麼不把我們拿到大河裡去呢?」

 

  我好慚愧,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們,心裡為了人類對他們施加的苦難,感到好抱歉!只能默默離開,並且把心靈溝通管道關閉,因為實在無法承受那種他們所感受到的痛苦。也為了逃避自己的無力感---人類的規矩所形成的無力感。

 

  行動派的Joy,馬上到藥花園找那裡的員工申訴,告知有2條大魚已經悶死了,我們也把溪水開關打開了,請他們以後要注意 改善,員工允諾了會告訴公司。 

 

  但是我們卻無法告訴他們錦鯉說了什麼、要求什麼。這些…有誰會相信呢?

 

   回來之後的2個禮拜,都無法擺脫那些魚的請託和他們的痛苦心情記憶,心裡難受了好久…………

   只能把這些對話內容紀錄下來。 

 

   動物是屬於我們的財產嗎?他們的生存權利是否該由人類來決定呢?

 

後記:本文並非要指責杉林溪,今年2015年4月再去的時候,很高興的發現園方已經重做了池塘,改善了進水出水的方式,有一條漂亮的龍口會流出水,錦鯉的數量也比2年前少了很多,不再那麼擁擠,生活條件改善了很多,錦鯉他們也沒有再跟我求救了。

 

   本文只是希望忠實呈現當時的情況,提供大家參考,並且能更加了解動物的想法。

 

   可惜當時急著救他們,沒拍下魚群的照片。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
動植物也會說話

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