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randa拍攝

 台東關山環鎮自行車道,長達12公里,沿路美景青蔥,還能俯瞰整個關山的阡陌良田,金黃色的稻穗舖滿著這風景框的底部,是地毯般的質感。沒什麼遊人來,倒讓我們多體會到了花東縱谷的清幽寧靜。

    上下圖:關山自行車道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randa拍攝

   這樣的美麗情景,大家都不願喧嘩打擾,靜默的騎著腳踏車。

 

  突然在前方左邊的圍欄,出現了一隻很大的老鷹,他像是等著我們一般,先是在欄杆上,然後飛到了右邊的低枝上。我們都是頭一次看到這樣近距離的老鷹。

 

   小時候在海邊的家看到的老鷹群,總是高不可攀,在遠遠的高空翱翔著,身姿優雅瀟灑。而這隻離我們只有幾公尺遠。

 

   :「你願意讓我們拍,是嗎?」

   老鷹淡淡平靜的說:「你們動作要快一點。」

   接著,他在我們的頭頂大約4-5公尺處,繞著圓圈,盤旋了幾分鐘,等我們五人七手八腳都分頭拍到了,才飄然遠去。

   我繼續騎著腳踏車,沒有語言的和他做著心靈的交流。他給我的感受是心境孤高而尊貴,有王者之姿。

   他在我心靈裡矯健的滑翔著,那鷹擊長空、君臨天下的氣勢,不愧是空中之王。

   可是,隱隱卻也有一種揮之不去的蒼涼感。

   我還是開口問了:「你等在這裡是為了要我傳達訊息嗎?」

   他淡淡而有點悲涼的問:「你們人類會聽嗎?」

   我有點納悶:既然他都特意等在路上了,為何欲言又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Peng 拍攝

   我:總要試試看吧!」

   聽說台灣的老鷹已經剩不到180隻了,在東北角海岸還比較容易看到,但也已經少很多了。

  「為什麼台灣的老鷹會變得這麼少啊?」

   老鷹抑鬱的問道:「台灣還有我們生存的空間嗎?」

   他接著說:「我們的食物鏈被破壞了。」

   :「妳們的食物是什麼呢?」

   老鷹:「各種小動物。我們不容易找到食物。」

   :「你們也會吃動物的死屍嗎?」

   老鷹:「那是不得已的時候才吃。」

   :「有些人說,老鷹數量減少是因為鳥類被農藥毒死之後,老鷹吃了死鳥也被毒死,是這樣嗎?」

   老鷹:「不是的,這種事多少是有,但不是主要原因。」

   那麼食物減少是主因囉?

   老鷹:「還有生存空間的排擠。我們的棲息地很少。你說我們有多少的空間可以生活呢?」

   我無言以對…台灣確實能被人類開發的地方幾乎都開發了...什麼大山小山都開發成休閒農場、民宿等了。

   老鷹語重心長的說:「我們需要一個萬物並存的世界。」

  「這世界如果只有人類,該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世界啊!」

   這點我也很同意……

    老鷹心靈裡蒼涼的意味越來越濃:「我不太有心情說了…如果你們人類執意如此,我們也只能退出生態圈了...」

上圖:這張不但捕捉到他離去的身影,天上的藍天也意外呈現了老鷹的形狀,一左一右交疊而成奇特的景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randa拍攝

    他就像一位孤獨的俠客一樣,身姿不凡、不愠不火,但是氣場十分蒼涼,所以我的標題才下了:「蒼鷹」這2字。不是蒼天的蒼,是蒼涼的蒼。

    那我們人類應該要怎麼做呢?

    老鷹丟下最後一句:「為其他的族群想想吧!」就翩然離去,不再回應了。

 上圖:日本鐮倉海邊的老鷹和烏鴉在住宅附近            Peng拍攝

     這幾天,弟弟剛從日本旅遊回來,寄給我鐮倉的老鷹照片,這些日本老鷹溝通起來,孤高、尊貴的意識狀態,和台東的大致相同,想來這應該是鷹族的特性,不同的是,他們沒有關山老鷹那種蒼涼的心情。

   據說日本的老鷹數量比台灣多了非常多,也比台灣的接近人類,住宅區旁、電線桿上,都有不少低空飛掠的。

   姊姊說甚至有一隻老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了一下她的背,等她察覺時,老鷹又迅疾回到天上了,好像在跟她玩似的。不像台灣的老鷹總是盡可能離人類遠遠的。  

 

  日本鐮倉海邊電線桿上的老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eng拍攝

   我:「你們在這裡生活得怎麼樣呢?」

   老鷹:「還行吧!但是我們也被逐步限縮生活空間。」

   我:「你們在日本可以那麼靠近住宅區,不怕人嗎?」

   老鷹:「還好吧!人類沒有什麼好怕的啊 !」

   那麼覓食還容易嗎?

   老鷹:「還不錯啊!都還蠻容易的。」

 

上圖:這隻日本鐮倉海邊的美麗老鷹,是主要的訊息提供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Peng拍攝

   我看著他的照片讚嘆著:「你的羽毛真是漂亮啊!好像一張美麗的拼布,色彩好鮮艷啊!」

    老鷹總算笑了笑:「是啊!我們是非常美麗的鳥類。」

   有什麼訊息要傳達給人類嗎?

   老鷹幽幽的淡然回答:「沒什麼好說的。人類不明白自己只是地球上其中一種物種而已….唉!說這些你們會聽嗎?」

   他的心態和台東那隻老鷹很類似,覺得說了,人類也不會聽的....

  鐮倉海邊的老鷹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eng拍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
動植物也會說話

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