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族的願望

1768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圖:Jane攝於新疆

20170619_152354

上圖:喀那斯湖區在水裡消暑的馬兒

  

 

   從來沒見過那麼多、那麼多的馬兒,在新疆的草原上、山坡上、河邊、旅遊區,到處可見到美麗俊逸的馬兒。

 

16455

高速公路上的馬兒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Jane攝 

20170618_141758

上圖:可可托海景區內,騎機車放馬的哈薩克人 

20170618_120635

上圖:可可托海景區 三號礦坑旁,一個美麗的馬隊經過

 

   他們是多麼的令人喜愛,吸引著眾人的目光,身形姿態如此優雅,讓人很難不對他們傾心,尤其襯著廣闊的自然美景時,私心覺得他們是比人類要好看很多的一種動物。

 

20170620_18034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喀那斯湖往禾木村路上 

20170623_17585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那拉提草原 

 

    沒有一匹馬,站在大自然裡會破壞整個背景畫面的美感的,那是ㄧ種和諧、一種頂天立地、與天地相襯的感覺。

 

20170619_120047

上圖:請仔細欣賞這幅美麗的圖案 

1778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圖:Jane攝

20170618_180007

 

   在巴音布魯克草原,我們旅遊團安排了搭馬車走一小段路的活動,我跟Joy猶豫了…搭了,怕讓馬太累;不搭,擔心綁在馬車上的馬連出去走一走的機會都沒有。也怕跟團員走散,於是還是坐上了馬車。

20170624_100030

上圖:團員分成二部馬車  

20170624_101020

 

20170624_102727

 

   馬車的路線是先走一小段平路、一段上坡、再下坡繞到天鵝湖救助站。上坡的後段時,看馬有點吃力,我跟Joy就跳下車來跟著馬車走,下坡時再搭上車,馬就邁開步伐用跑的下山坡,速度很快。這是生平第一次搭這種馬車。

  

20170624_101753

上圖:上坡後段,馬吃力了,於是馬伕與我、Joy都跳下車步行 

20170624_101901

  

   到達終點後,團員們圍著這2匹駿馬,謝謝他們,給他們一些溫情的鼓勵,團員們當然不知道我能跟動物說話,我不動聲色地在心靈溝通裡疼愛他們,抱抱他們,給予情感上的支持。

 

   這位拉我們車的馬,先感謝我們大家對他的疼愛,但也傳送給我他對命運的無可奈何與悲嘆,讓我跟Joy忍不住拿出手帕擦淚。 

 

   之前,已經為馬寫過一篇「生而自由」了,這次,這匹馬兒仍舊表達了希望我傳達訊息的意願,而且,他耐心排在這次新疆之旅系列主題的第九篇,才說輪到他們了,本來我惦念著他,回來第一篇就急著要先寫馬的,他們對此卻都表示有排序的,不是輪到他們,就不願搶先給訊息,真的很奇妙!

   一直不清楚他們到底是怎樣決定出文先後順序的?抽籤嗎?所以有時候雖然累,但我會趕工進行,因為不想讓後面的等太久。 

 

   一開始先為這位尊貴的馬朋友,送上我的愛,先疼疼他,表達我對他的惦念。這種互動是沒有語言的。

20170624_101954a

 

   馬兒在心靈裡的形象,跟照片一樣是拖著馬車的,但眼裡含著淚 :「你可不可以告訴他們:放了我們好嗎?」 

   這真是我最怕面對的難題了:「真的抱歉!我只能幫你傳達訊息在網路上,但我沒有力量可以幫你獲得自由。真的很對不起!」 

 

   他絕望地搥胸痛哭起來,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?就溫柔的為他導引一些上帝之愛的能量,安慰他。等待他情緒能平復些… 

 

   :「請放了我們,拜託放了我們!」

      「我的願望是像飛輪一樣,跑遍山川大地,『飛輪』那是我的名字,我們馬族在我出生時,為我期許所取的名字,意思就是像輪子一樣滾遍原野大地,怎知如今,我拖著這輛笨重的馬車,能去哪裡?我真不願意提我的名字,這名字的期許就像風一樣飄忽消散…」

  

   「我的力氣很大沒錯!不過這種力氣不是要拉車拖著你們玩的,這種筋肉的爆發力,是要自由在原野裡奔馳,霎時與天地合一時,貢獻出來給大自然的!那種舒暢的力量,爆發出來,能給予天地慰藉。我們舒暢,自然界就舒暢;我們阻滯,自然界就有一個能量缺塊。我們必須放出歡快的能量到自然界裡,而現在我們馬族的這一塊能量拼圖無法拼上啊!」 

17566

上圖:馬的爆發力很大,不是為了拖著我們玩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Jane攝於新疆

20170624_102002

 上圖:飛輪的特寫

 

   所以自然界原本的設計是? 

   飛輪:「我們馬是多麼俊逸的一種生物,原本就屬於大自然,大地母親好希望我們能在祂的懷抱中奔跑徜徉,祂疼我們、愛我們,你們為什麼要綁住我們?」

 

   他在心靈畫面裡呈現了用二隻後腳站起、極力掙扎、仰天長嘶的狀態…

20170623_17420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攝於 那拉提

 

   數千年以來,人類幾乎都不曾給過馬兒自由,不是強迫他們拉車、搬運,就是當戰馬...自古,馬兒就被人類當做是ㄧ種珍貴的資產。

20170624_104357

上圖:拉完車回原地,馬伕又把飛輪的腳綁了起來,不讓他動彈

15580

上圖:禾木村裡被綁著的馬兒,這匹馬有著一雙美麗的丹鳳眼,容貌好看極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Jane攝

 

   飛輪:「我好羨慕準噶爾野馬!他們在保護區裡自由來去,如果我腿短一點像他們那樣,是他們那一族的就好了!」

   飛輪突然這樣說,我才知道他竟然也知道準噶爾野馬… 

 

   準噶爾野馬(普氏野馬),也叫「追風」,在地球上已有7000萬年歷史,腿短外形像驢,是目前世界上僅存的野馬品種。原產於新疆準噶爾盆地,後來被俄國人和西方人偷偷入境擄走當戰馬或放動物園觀賞,導致追風在新疆絕種。(詳見連結) 

 

   1982年中國在古爾班通古特大沙漠東緣的低山地區,畫了一大塊「卡拉麥里有蹄類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」,面積約1.8萬平方公里。

 

   1986年中國高價向國外買了10幾匹追風回來,在準噶爾這裡人工圈養艱辛復育,於2001年放歸自然保護區,讓追風們自由生活,目前據說已繁衍成400多匹了。 

 

   我們第1天旅程晚上就經過卡拉麥里有蹄類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,滿心期待能拍到他們的蹤跡,但基本上他們不太會靠近公路的,遊人也不能亂進入保護區,因此只拍到一大片荒灘戈壁而已。不過,只要能經過動物保護區,都令我很興奮,雖然此區不盡理想,但不管怎麼說也代表了人類越來越理解到保護動物的重要性!

 

 20170617_200611

上下圖:晚上8點左右途經卡拉麥里自然保護區,太陽還沒下山

20170617_195614

 

   飛輪懇求著:「什麼時候你們人類能放我們到自然裡?請給我們自由!請給我們自由!」

 

   好的,飛輪,我努力幫你傳播你的願望好不好?人類意識也在提昇改變中,我們正面期待著:有更多人能意識到應該放你們自由。也許真有那麼一天!

 

20170623_171750

 

   想想,就再多訪問幾位吧!

1556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上圖:Jane攝 

   上圖禾木村的四馬群:「我們希望有一個自主的生活,我們不是附屬於你們,我們要有一個屬於我們馬族的宗族團體。」 

 

   你們指的是:你們自成一個生態、一個社群嗎? 

   四馬群:「沒錯!我們又不屬於你們人類,我們有權利過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。」 

1767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上圖:Jane攝 

   上圖馬群:「如果我們不隸屬於你們人類就好了,我們也有自己想要生活的方式,我們的家庭、我們要跟誰在一起,都不該是由你們人類來決定。」 

 20170618_180005

    上圖馬群:「這塊大地,屬於你們也屬於我們,為什麼不讓我們自由生活?」

 

   我:「地那麼大,你們為什麼不偷跑走呢?」 

   馬群:「因為你們人類不願放我們走,在這種制度下,偷跑只會讓自己陷入孤立危險的狀態,我們要的是光明正大的,擁有我們天生的權利。請放我們自由、請保障我們的權利!」

 

20170619_120907

 

20170619_120909

 

   上圖河邊的馬充滿感情地說著:「這河水,我們與你們共飲,生命之流帶來的是潤澤、哺育,我們和你們沒什麼不同,都被地球母親潤澤、哺育著,地球母親的孩子如此眾多,外表、形貌雖異,卻血濃於水,你們有瞭解到—我們也是你們的手足嗎?」

 

  「都是地球母親的孩子,當兄弟有難,你們該施以援手,不能欺凌、奴役我們。我們和你們是ㄧ個生命共同體,請善待我們、愛我們,視我們如親愛的手足兄弟!」

 

20170619_172834

 

    上圖的馬十分感性:「當我們親吻著地球母親,我們和祂深深相愛,我們向祂傾訴,祂回以深深的擁抱和不捨。慈母淚流成河,因祂的孩子沒有被公平對待,祂是如此的愛我們,請你們也像祂一樣愛我們。」 

 

20170623_171735

 

   上圖馬群:「看看我們帶著孩子,那每一個,都是我們的心頭肉啊!地球母親也像這樣疼愛著祂的每一個孩子--你們、我們(馬族)、還有其他眾多的兄弟姊妹們(各物種),我們都一樣擁有母親的愛,請愛你們的兄弟姊妹,請珍惜我們、疼惜我們!」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   訪問了這麼多馬群,他們誠懇感性的話語深深的打動了我、震撼了我…馬兒說話時美麗的修辭和巧妙的比喻,真讓人不敢置信!

 

   是否,我們人類真能許他們馬族一個彩虹般美麗的未來呢? 

20170623_200501

也許是上天的安排,此行居然能拍到如此的畫面:看!馬兒似對著彩虹許願呢!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拉提往巴音布魯克路上 

創作者介紹

動植物也會說話

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hanks a lot
  • 我們人因為無知做了很多違背神性的事
    現在真相已無法被隱瞞,有天我們一定能回到跟萬物一體的狀態。
  • 希望如此,希望這天快些來到!

    Iris 於 2017/07/22 01:2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