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腳鷸(高蹺鴴)

 

 

    秋季的桃園大園海邊,ㄧ邊有紅樹林,ㄧ邊有內灣泥地,濕地、海河交接處,很多攝影愛好者,都來這裡拍攝鳥類。陣仗不小。

 

425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Branda攝

 

   遠處視覺上出現了一個一個的白點,弟弟用長鏡頭相機拍,發現是一種我們沒見過的候鳥。紅色的腳,長長的像踩高蹺一樣,模樣很是逗趣。

 

 94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Peng攝

   我:「嗨!你們的樣子好有趣喔!真像人類踩著高蹺耶!」

   高腳鷸:「哈哈!這樣讓生態的景觀更豐富些啊!」

 

   你們對於人類來拍攝你們,有什麼感想嗎?

   高腳鷸:「我們倒寧可人類多把注意力,放在周遭的地球環境上和人的身上。」

101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Branda攝

   :「你們是候鳥吧?」

   高腳鷸:「是的,我們經常長途飛行。」

 

   :「你們長途飛行遷徙時,是很辛苦的吧?」

   高腳鷸:「這對我們而言,是很平常的事情。這些都烙在我們的內在,該飛的時候,我們自然成群結隊的飛,一切都是隨順著自然界四季的的變化而進行,我們跟自然環境、大地之母同一體,大地之母會指引我們,我們在地表的遷徙,也是應著大地之母的需要,作能量的引流跟平衡。」

 

   他們讓我體會大地之母跟他們的關係,是緊緊相連的,他們在大地之母的身上作能量的流動,像是撫平大地之母身上高低不平之處一樣,把高能量引流到比較低能量的地方,或是補充能量不足之處,讓自然生生不息。

 

   原來候鳥的遷徙,也有幫地球平衡能量的功能,這我沒在資料上看過。

   高腳鷸:「我們依附在大地之母上,這樣是一個自然運作的系統。大地之母的感受就是我們的感受。」 

 

   :「近年來,你們的遷徙,和以往相比,順不順暢呢?」

   高腳鷸:「非常不順暢,因為大地之母的身上,像是有很多凸出來的腫塊、腫瘤似的,這些腫塊,不容易推開。」

 

   我:「為什麼大地之母身上會有這些腫塊?」

   高腳鷸:「各物種之間,失去了平衡,有ㄧ些生物數量太多,有ㄧ些滅絕了。這樣能量就很難平衡。我們要幫忙弭平這些不平衡的能量。」

 

   你們遷徙時的氣流,也改變了嗎?  

   高腳鷸:「氣流經常很狂亂。只要能量不平衡,氣流就會亂。」

 

101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圖:Branda攝 

   你們對目前氣候的變化,有什麼想法嗎?

   高腳鷸:「這真是非常糟糕的事情,整個地球被破壞的很厲害!能量高低起伏差很大。」

   他們讓我看到有些地方的能量高低差,就像斷崖似的下降。

 

   我:「地表的能量平衡這麼重要嗎?如果能量高低不平不行嗎?」

 

   高腳鷸顯現了一個人類的身體圖,肩膀的左右高低差非常大,整個體形左右扭曲的很厲害,腳也交叉彎曲的樣子,讓我了解地球如果能量不平衡,就類似那樣的人體概念,很難運行,我就懂了。

 

   這應該是他們用人類比較容易能理解的方式,來解釋這件事吧!

 

   請問你們對人類有什麼建議嗎?

   高腳鷸心情沉重的沉默不語,嘆一口氣,許久才回應

:「亙古以來,人類都是破壞地球的元兇,其他生物都要收拾你們人類留下的坑洞。」

  「我們不明白這究竟是為什麼?愛護地球有那麼難嗎?為什麼你們恣意的破壞她?你們想要讓整艘船都翻覆嗎?」

 

1016

上圖:人和動物都在同一艘船上,沒人會希望她翻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randa攝

創作者介紹

動植物也會說話

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