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而自由-馬

 

   台灣不太容易看到馬,而這牧場的入口處附近,就有一些馬。他們姿態優雅,身材高大威武,真是很美麗好看的一種動物,但是他們散發出非常不開心的氣氛,也不愛理人。

P_20151217_145706

  

   像上圖這匹馬,我想跟他打招呼、說說話的時候,剛開始他不搭理,後來才淡漠的說:「如果妳對我很有禮貌的話,也許我才會跟你說話。」

 

   咦!是這樣喔?我現在有不禮貌嗎?於是我趕快調整心態成要去晉見上級,高規格的跟他進行心靈溝通,他才慢慢願意說一些,基本上他的心態就是:說了也沒用,懶的跟人類說話。

 

   :「你不開心嗎?」

   馬很煩躁的說: :「我非常不喜歡這樣被綁著,不能動彈!這樣讓我快要抓狂!」

 

   我想也是,像我這樣走路慢得被同學形容成蛞蝓的人,都無法忍受不能動彈的綁著了,何況是像馬爆發力那麼強、那麼迅捷的動物,怎麼能忍受呢?

   馬生氣著:「別的馬我不知道,但是我很受不了這樣!我們是很尊貴的眾生,為什麼要這樣被你們控制?你們憑什麼控制我們?」

   我抱歉的說:「是啊!真對不起,我們是沒什麼資格可以這樣!」

 

   :「我們屬於廣闊的草原,屬於大自然,我們想在大地母親的懷抱中徜徉,但是這世界有多少馬能夠這樣生活?」

   

   馬怒道:「你們人類對待我們太殘酷了!你們想被這樣綁著嗎?你們想要嘴裡被套這樣嗎?我們不是奴隸!」

   我開始明白為何他剛開始理都不想理我,因為他的心裡有太多的憤懣無處發洩,現在卻越講越快、越講越多...

 

   馬:「這樣的生活太悲哀了!」他低下俊朗的馬頭悲鳴、低嘶著,久久不抬起來….我在心中送上很多的愛心給他,安慰他,希望多少能撫慰一下他的心情。

 

   就我們人類的眼光來看,這裡照顧得還不錯,也有馬散步跑步的區域,但顯然對於他們這種善於馳騁的動物來說,還是很不夠的…

 

   :「你們想要的是自由是嗎?」

   馬悲哀的說:「我們非常嚮往自由,但是自由對我們馬來說,卻是那樣的遙不可及!」

 

   我誠懇的跟他說:「我們多數人類並沒有意識到這樣,也可能沒去思索過,我寫篇文章把你的話寫下來讓大家知道,也許將來會慢慢有改善,好嗎?我的能力目前只能做到這樣了,真的很抱歉!」

   馬心情比較平復些:「嗯,謝謝你。」

 

P_20151217_151216

上圖:高大神駿的白馬

 

   走到後面這區,一眼看見這匹珍貴的白馬,就驚為天人!現場看要比照片震撼多了!目測他大概有190-200公分高,比在場的遊客都高很多,身形偉岸。遺憾的是,他也是非常鬱悶。仔細的觀察他嘴裡的套子,似乎比別匹馬的更大些,卡在口中無法合嘴,讓他很難受,舌頭不停的在口中捲動舔舐著,卻怎麼弄也無法舒服。我的心也跟著糾結著。

 

   他感覺到我在看他這樣的情況,自尊心很強的他覺得尷尬跟難堪,於是一直別過頭去不讓我看。我知道這樣很沒禮貌,但如果不仔細看,就無法描寫出他的境況,真的很不得已。 

P_20151217_151222_1

上圖:白馬一直別過頭去,不讓我查看他的不堪處境

  

   白馬:「我本來應該是高高在上的,現在卻全身被捆成這樣,不能動彈在這裡站著,你認為我心情會好嗎?」

 

   我謹慎的不敢流露出同情。同情,也許對這匹自尊心很強、又無力改變自己現狀的馬來說,反而會是一種傷害,但是心靈溝通是很不容易隱藏住情緒的。於是努力讓自己平靜的跟他對話:「嗯,我也覺得你那麼美麗高貴,這樣真的很委屈。」

 

   白馬:「我的生活就是這一方角落….真的很悲哀…..」他的用詞好文雅--「一方角落」...我們多少人類會這樣說話?

 

   我試著轉移點話題,不要讓他太不開心:「你喜歡拉馬車載遊客玩嗎?」

 

   白馬:「走走是可以啦!但是我們是很尊貴的,跟你們是平等的,不要把我們當作小丑一樣的看,那樣很沒有尊嚴。」

 

   :「我很尊重你!你那麼美麗,威武絕倫,真是匹少見的駿馬呀!」白馬稍稍高興了些。

 

   :「剛剛那匹馬跟我說他想要自由,你也是這樣吧?」

   白馬:「當然,但是我們也只能認命,我們馬族長久以來在你們人類的控制下,不是被奴役就是被限制自由,我們並不是那麼不樂於服務,但是這樣完全沒有自由,讓我們很痛苦。能不能放我們自由?」

 

   我:「我會盡力轉達你的意思給人類知道,不過轉變也許並不是太快,這樣你能接受嗎?」

   白馬:「還是謝謝你的心意,我真的希望有一天我們馬族能夠獲得自由!」 

P_20151217_152122

上圖:馬兒在牧場的草原區吃草

 

   其他在牧場草原區吃草的馬,雖然沒有綁著,可是氣氛也很沉悶,當我訪問他們的時候,他們說:「我們就是希望自由,如果能更自由就好了。」

 

   我:「可是如果把你們放到地廣人稀的大草原,或是國外的野生動物國家公園等,就沒有人類提供的遮風擋雨的馬廄和飼料了,甚至會被其他動物攻擊、吃掉,這樣你們也願意嗎?」 

   馬兒們堅決的說:「讓我們走!我們要有尊嚴的生活!不留戀這些!」 

    

   溝通到這裡,我想多知道一些別的地方的馬的想法,於是跟Roger要了他在東北大興安嶺拍的馬的照片來試試看。 IMG_9337

上圖:大興安嶺跟俄國交界區域的馬。過了後方那條細細的河,

就是俄國領土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Roger攝

 

   他們雖然相對比較沒有那麼鬱悶的心情,但也只是委曲求全的在人類手中生活著。 

   :「這裡的大草原這麼大,夠不夠你們奔跑呢?」

 

   大興安嶺的馬:「草原是大,但那也是照著你們人類要的方式跑,我們要的是照『我們要的方式』自由自在的跑—比如:集體到水邊看看夕陽,然後,在晨曦朝露中醒來。」

 

   這些馬的回答讓我心中一震!他們的話語就像詩人作詩一般,既高雅、充滿意境,又表達出他們的想望。

 

   馬兒的內涵就像外在一樣高貴、高雅,不容小覷!IMG_9338

 上圖:馬兒的鬃毛十分美麗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oger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我:「這麼說來,你們馬族都很渴望自由囉?」

   :「是的!幾乎都是!」(註)

 

   Roger聯想到:狗也是都跟人類一起生活,是否狗族也很不願意呢?這問題問得好,我也想知道答案,於是試著跟全世界的狗的集體意識連繫看看,狗的集體意識說:「我們非常喜歡跟人類一起生活,我們很希望能陪伴你們、保護你們。」這答案讓我鬆了一口氣。

 

   顯然這兩種動物族群的屬性跟意願有很大的不同。

IMG_2456

好友Jane拍的中國麗江的馬,這些馬說:「我們的生活苦不堪言啊,每天只能載遊客走一點點路...自由啊!我們要自由!什麼時候能掙脫啊??」

 

   馬集體意識:「我們的骨子裡渴望的是自由,要暢快淋漓的奔跑!痛快的奔馳!」

  「奔馳的時候,我們美麗的馬鬃會在風中舒展飄揚…你可知道那種--讓撲面而來的風,梳理、穿過我們的鬃毛.....還有讓自由的風,刷過我們流線型的身體的感覺,是多麼的快意舒暢嗎?就像是用飛的一樣!」

 

   我在心靈裡收到的是大草原上萬馬奔騰、氣勢磅薄的美麗景象,和感同身受到當馬兒快意馳騁時,身體裡那種天性得到滿足的暢快感.....還有,自由自在、不被人類奴役,悠遊於天寬地闊之間的舒心…

 

   馬兒集體意識:「這是我們的夢想….」 

   那晚,我在馬的夢想裡,輾轉難眠….

P1250660

上圖:大興安嶺另一區的馬兒,他們說:如果能不受人類控制就好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Roger攝

DSC_3194

上圖:好友Jane在南美阿根廷旅遊拍回的馬照片,這匹馬也說:他太想要自由了,這樣被綁的生活,他一天也待不下去、太難受了!說完,就在心靈裡撲到我懷裡哭了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 只在一百多年前而已,南北戰爭之前,美國可以合法買賣黑奴、奴役他們,而今,黑人也能擁有同等人權,甚至當上美國總統。這代表著人類意識的提升:許多在過去時代習以為常的事情,隨著人類意識覺醒而被發現是錯誤的,因而逐步修正。

 

   人權是如此,那麼馬權呢?

 

   像這樣神駿珍貴的動物,有著日行百里、甚至千里的卓越能力,是上天賜與他們這種物種的恩典,不容我們剝奪。

 

   他們是活生生、有感覺、說話充滿詩意的生物,豈能容我們人類用韁繩套著、控制著--要讓他們往右就往右、往左就往左、要停就停,把他們當作是一部隨時能踩油門跟剎車的活汽車來驅使?古代沒有汽車,只好用馬代步,但現在還需要嗎?

 

   我們可以強迫他們在賽馬場上,為人類的賭金和私欲而拼搏嗎?

 

   我們是不是可以聽聽馬的心聲,還給馬兒們「生而自由」的權利? 

 

註:有些國外私人農場或是個人莊園,豢養著一、兩匹的馬,他們被珍視、善待、寵愛,和照顧者發展出家人般深厚的關係。這些馬告訴我:他們很快樂,願意為照顧者犧牲所有,希望和照顧者一起生活,不要分離。文中所寫的是大多數馬的想法,包括了世界的馬的集體意識。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動植物也會說話

I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